粤海彩票论坛

聚焦“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新常態下論改革

日期:2016-12-28 16:24:04 來源: 瀏覽次數:0   字號:[ ]  視力保護色:

 

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呈現速度變化、結構優化、動力轉換三大特點。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中國經濟發展的大邏輯。我們必須推動經濟發展,提高質量效益。

3月21日至23日,2015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在北京召開,本次論壇聚集了30多位部級領導、70多位世界500強企業CEO以及全球知名專家、學者。大家針對新常態下各個領域的改革問題,暢談各自的思考,共同探尋新常態下中國的發展與改革。

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在作主旨演講時指出,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呈現速度變化、結構優化、動力轉換三大特點。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中國經濟發展的大邏輯。我們必須推動經濟發展,提高質量效益。當前,中國的勞動力等要素成本逐步上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已經達到或接近上限,傳統比較優勢正在弱化,靠拼投入、高消耗、過度依賴外需的經濟發展方式難以為繼。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但沒有改變中國發展仍處于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的判斷,沒有改變中國經濟發展總體向好的基本面,改革正在不斷深化,我們完全有條件、有能力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針對目前的發展情況,張高麗表示,中國已經作出一系列重大戰略部署,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的戰略布局,我們將圍繞“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開創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新局面。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認為,新常態是促進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前提,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這是對中國經濟發展作出的重大戰略判斷,認識、適應、引領新常態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促進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前提。談到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期目標,連維良表示,7%的增速既考慮了國際環境的影響,也考慮了就業、收入等民生需要,并兼顧了增速換擋與產業升級的雙重要求,與“十二五”規劃確定的經濟增長目標相銜接,是符合客觀實際的。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不僅要實現增速換擋,更需要實現結構優化,也就是加快由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轉變,由投資出口拉動向三大需求協調拉動轉變。他強調,提質增效與改革創新將是未來一段時間的重要導向。

從具體的操作上來看,新常態下應該如何改革?與會嘉賓紛紛對此建言獻策。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表示,去年10月份以后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中國經濟轉型開始進入下半場,面臨的困難和挑戰有可能超過以往。在他看來,要使中國經濟的增長潛力得到充分發揮,首先,必須放寬準入,糾正體制原因造成的行業間的要素生產率的差異。

其次,在一些行業減速的過程中,需要通過關閉重組,剔除低效率的企業,以提高行業的整體效率水平。另外,在原有技術水平架構之下通過改進技術工藝包括“機器換人”等,縮小與最佳實踐的差距。劉世錦強調,中國未來發展的關鍵在于創新,其中互聯網對實體經濟的改造已經開始顯現出來,加之我們現在面臨嚴重產能過剩的行業有一個洗牌的過程,也可以通過互聯網進行改造。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認為,從規模速度型的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益型的集約增長,目前還沒有完全實現,究其原因,主要是存在體制性障礙。他表示,為了消除這種障礙,必須通過改革促進經濟增長方式轉變。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同意上述看法,他認為,要實現經濟增長動力的轉換,需要從過去資本、勞動、要素投入型的增長驅動轉向創新驅動、全要素生產力的驅動。這其中的關鍵正是吳敬璉與蔡昉同時提到的“通過改革的辦法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結構的調整”。后者還強調,類似戶籍制度的改革、生育政策的調整,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釋放改革紅利。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認為,在國內、國際都面臨嚴峻挑戰的情況下,必須堅持問題導向,直面矛盾,解決問題。針對財政金融領域的改革,朱光耀提出了四點具體意見:首先,在2015年一定要取得重大的、階段性的進展,一定要突出積極的財政政策的應有之義;其次,一定要堅持結構性的減稅和系統性的清理收費結合,特別是對小微企業實行稅收減免和大范圍削減不必要的收費;第三,盤活財政的存量,今年一定要切實加以落實;第四,在前三條工作的基礎上,推進財政體制的改革,包括稅收制度方面的改革。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強調,改革乃必行之路。他以農村發展為例談到,解決目前諸多問題的一個關鍵方法在于改變農村的經營結構,其中,土地成本帶來的約束非常關鍵。從宏觀的角度而言,中國的經濟發展制度成本沒有辦法通過市場供求解決,只有通過改革來解決。周其仁解釋說,早年所有要素成本都很低,在改革前,體制運行的成本很高。改革以后,制度運行的成本降下來了,所以能夠取得中國過去20多年高速增長的成就。然而,就現在的情況來看,要素價格與體制的運行成本都偏高,如果沒有系統的改革把制度運行的成本大幅度降下來,就會喪失長期增長活力,難以提高國際競爭力。

與會嘉賓表示,在改革的基礎上,對中國未來的發展依舊看好。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表示,中國政府的債務水平只有GDP的40%多一點,民間的儲蓄率將達到近50%,再加上中國有約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如果把這些有利的優勢都利用起來,那么中國實現7%的增長速度是完全有可能的,并且很有可能在第十三個五年規劃期間鎖定、實際達到甚至超過這一目標。


?
關閉
粤海彩票论坛 FG捕鸟达人 河内5分彩稳定计划 pc蛋蛋加拿大丹麦开奖结果 2个小时赌输了50万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华东15选5开将结果 重庆时时是合法的吗 mg电子游戏卡免费次数 福彩18选7开奖结果13期 江西时时漏洞